手机应用开发人才的新时代

  在过去4年里,苹果卖出了超过1亿部iPhone系列手机。这些销售出去的手机背后是至少数千万的用户,他们因iPhone改变了手机使用习惯。过去只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玩简单手机游戏的人,现在可以在苹果公司的应用商店App store内的40余万应用程序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整个手机行业的运营模式因此改变。直观的感受是,几乎在任何场所都有人一直紧盯着手机屏幕;来自苹果公司的数据则说,共2亿iOS用户从App Store中下载了150亿次应用程序。

  王猛的职业生涯也因iPhone而改变,他是App Store内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因为他做过大量外包项目,所以很难统计他参与过的应用具体的下载数量。笼统地估计,大约占了150亿次应用中的几十万次至上百万次。

  王猛是中国第一批iPhone应用开发人员。2007年,iPhone刚推出时,有欧美客户找到王猛所在的手机软件外包公司,要求开发iPhone应用。那时他所在的公司并没有懂iPhone应用开发的人,由于王猛自己是iPhone手机和苹果电脑的用户,于是公司将项目交给他来主导。这个原本做Flash开发的程序员,由此开始了iPhone应用的开发。

  在中国,据称有超过10万人在做着与王猛类似的应用开发工作。苹果的App Store一直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谷歌、微软、黑莓等公司的类似平台最近也保持着较快的发展速度。这些中国的开发者,大多由一个一个不大的团队组成,小的为只有一两个人的工作室,公司化运作的也很少有超50人的。有统计说,在中国的开发者群体中,个人开发占了42.1%,15人以上开发团队只有 11.8%。

  这10万人中,核心团队大多是从其他开发平台转化而来,基层人员通常是由刚毕业的大学生组成。在过去4年间,他们迅速完成了职业的选择及转变来赚取这个看起来比传统PC软件大得多的市场。即便如此,这10万人也远不能满足行业需求。掣肘之处在于,苹果公司可以让其平台上每年新增十余万个应用程序,但这个行业的人才最基本的培训周期也要5至15个月,而真正变成“熟手”需要更长时间—在传统软件行业中,这不是一个会被认为缓慢的周期,但对整个产业的线年历史的应用开发领域,如果有了一个好的创意但执行的开发者要一年之后才能到位,这是让创业团队及投资者都无法接受的事。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抬高加码从竞争者那里挖人。

  但对这个行业来说,有经验的开发者一个人也能开始创业之路,这让大公司及有实力的创业团队挖人也颇为困难。王猛也开始了自己的个人开发之路。他辞掉公司的工作,自己在家接外包项目,开始创业。他的团队只有两个人,他负责外包项目的程序开发,他的女友负责美工。“外包项目是按工作量计算的,平均每天一千元,一般一个项目得做2到3个月。”王猛对《环球企业家》记者介绍说,iOS系统手机应用的外包价格基本上也是这个水平。两个人一个月能赚3万元,他们间接通过苹果公司获得了不错的收入。

  这样的收入不停地送上门来。“不断会有新的项目通过客户或朋友找来,钱来了又不能不赚,很矛盾。” 王猛一直想能休息一下,年初他的脊椎因劳累产生了点问题,曾想停下来,然后想想将来的打算。“做外包不是一辈子的事,其实很想做自己的产品。”

  今年年后,经朋友介绍,他加入了一家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月薪2万元左右,算起来收入与自己干时差不多。为了吸引他加入,这家公司还给了他一些不知能否兑现的股份、期权。也有一个在美国西雅图的工程师职位曾向他抛来橄榄枝,开出了8万美元的年薪。

  实际上,王蒙的经历几乎见证了应用开发这个行业在过去4年中从冷门生意,变成大公司、创业者、风险投资蜂拥而入的历程。王猛当时入行时没有想到,围绕着移动互联网的整个行业环境会发展得如此火热,随之而来手机应用开发这个领域内的人才在两三年之后会变得异常抢手。现在,平均待遇早已超过互联网其他领域的技术开发人员。对于很多有资金实力的公司来说,问题只在于能否找来有实力的开发人员,而不是为此付出多少薪水。开发成本只有10万欧元的《愤怒的小鸟》从各大应用商店中赚回5000万欧元的示范,足以让参与其中者对自己开发的产品盈利前景展开疯狂想象。

  借助行业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开发人才的需求也有了爆发性增长。现实是很多公司在招聘移动互联网开发人才时强烈感觉到了“人不好招”的问题,即使有高薪也不一定能保证招到合适的人。在供求之间,也产生了巨大的缺口。需求爆发的太快,入行的新人相对来说还是杯水车薪,而优秀的iOS或者Android开发人才也并不愁找工作,他们通常已经有多家公司开出优厚条件邀请加入。

  据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报告称,未来几年内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市场规模将至少达到PC互联网的两倍。截至今年4月份,中国手机上网用户突破了3亿,手机上网用户在全国互联网用户中比重不断提升,占到66.2%。其中,只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为4300万,占到全部互联网用户比重接近10%。无论是传传统的互联网公司还是进入的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市场上“分一块蛋糕”。

  但在人才供应上,大学教育并不能解决现实难题。大学生们在计算机系里学习基本的编程语言,比如Java、C、C++等,但缺乏实践,往往还停留在书本的理论上,离现实世界的用户需求和产品化思维还比较遥远,而且基础课程也容易被学生忽略。只有少数学生出于兴趣会在基础课程之外,学习相关的移动开发知识,泡论坛、写代码,设计页面,做出应用来让大家试用收集反馈再改进。这些初学者对移动互联网市场反应敏锐,但缺乏成熟的商业公司工作经验,成为开发者之后依然需要一段时间磨练。

  对于初学者来说,学习苹果iPhone开发和Android系统开发成本高。在打算进入这个领域时,首先要有一身行头,如果说开发者要从苹果手机开发上挣到钱,首先他们要在硬件上投资,交这笔不可少的学费。一台苹果的电脑,一台苹果的手机,这加起来一万多元。相比起来,Andorid门槛低一些,可以在 PC上学习,而且目前Android手机已经有千元以内的多款机型可选择。iOS系统在硬件上的用户体验可供发挥的空间很大,假如在PC上使用模拟器,开发出来的效果会打折。而且苹果手机应用提交给苹果商店,也需要99美元注册费用。然而在移动互联网之外,如果做互联网方面的开发,初学者就无需再添置额外的设备,因此这也成为一道门槛,在初始之处阻延了新人进入的速度。

  除了学校教育外,对接理论与企业实战的职业培训学校也随着行业需求的增长而逐渐出现。博看文思最早是由iOS手机应用开发和外包公司起家的,在为客户开发外包项目的过程中发现了iOS手机应用的市场有巨大前景,但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开发人才短缺,由于人手有限而不得不拒绝一些业务。于是,出于培养自己的人才的初衷博看文思逐渐走上了培训的道路。博看文思总经理张悦说,目前学校的生源主要是即将求职的大学生,也有一些互联网企业的合作伙伴将员工派到这里进行培训,学习iOS的开发。

  在挑选人才上,雇主看重的是应聘者的潜力与学习能力、工作经验、学习的基础。一般被互联网公司挑选上的大学本科毕业生,iOS开发人员薪水会达到六千元左右,而Android的应届毕业生则会差一千元钱到一千五百元。最终待遇也跟个人基础和能力以及综合素质相关。

  移动互联网一方面引发了对互联网思维的手机应用开发人才的需求,另一方面产业变革与转型本身也对传统的电信和手机终端行业人才产生了冲击,提出了转型要求。

  有诸多公司将没有跟上移动互联网步伐的诺基亚视为人才富矿。诺基亚塞班系统的开发语言是基于C++的,Android开发语言是Java,而iOS开发语言是C。在这几个平台的编程语言中,学习塞班系统平均耗时最长,从一个初学者到上手据统计平均要15个月,而iPhone是6到7个月,Android最短,平均5个月。诺基亚塞班的开发人员有一定的编程训练和实践经验,经过短期时间学习转型至iPhone和Andorid上并不是难事。

  以智能手机代工为主的台湾地区公司,同样需要大量懂得应用开发的工作人员。仁宝总经理陈瑞聪在今年一季度法人会上表示,软件将是公司今年重点发展项目: “规模要从当前的100人,扩充到600人。”由此,台湾厂商在大陆悄然打响了人才争夺战。6月初,仁宝在昆山基地、富士康在深圳基地,都展开大规模软件研发人员的招聘工作。仁宝、联发科、Mstar也纷纷在内地兴建研发机构,招募大量软件研发人才,其中Android工程师成为“抢手货”。



上一篇:智能手机软件开发成热点
下一篇:软件开发远景怎么样



地址:南宁市竹溪大道36号青湖中心9楼902室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605600

传真:0771-5605128

联系人:姜小姐

E-mail : gxxhz@gxxhz.com jiangyw@gxxhz.com

乐鱼体育app下载链接

解决方案

产品中心

乐鱼体育苹果下载